400-801-9571

完善个人征信体系

时间:2017-02-03

传统经济条件下,经济活动的地理空间限制较大,人与人可以通过相互接触而产生信任,进而进行信用交易。但着现代经济的发展,信用交易的范围日益广泛,方式越来越复杂,以直接接触的方式了解对方的信用状况变得极为困难。围绕如何建立个人征信体系,记者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学院教授刘惠好。

中国社会科学网:请您介绍下我国个人征信体系的发展现状?

刘惠好:征信体系是现代金融体系运行的基石。征信体系的建设对防范金融风险、保持金融稳定、推动金融发展、提升金融竞争力有着重要的作用。目前我国金融征信体系初具规模,尚待完善。

 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是我国金融征信体系的数据核心,长期作为非盈利性机构为各类金融机构提供个人信用报告,极大地便利了金融机构的个人信用风险管理。其数据来源主要通过法律强制性规定获取,免费或低价使用,不进行市场化运作。然而,随着市场信用经济的不断发展,征信中心出现信用服务产品单一、服务对象狭窄、研发能力有限等问题,业务已明显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

社会信用服务机构作为商业性机构,可以突破征信中心的体制、机制、编制等方面的限制,通过合同协议方式取得的数据来源广泛,征信模式、产品丰富,付费使用,采取市场化运作,在各自的优势领域为社会各界不同需求者提供征信服务,不仅可以考察客户的信用状况,而且还能根据客户的消费习惯、行为特质、社交旅游等多方位信息,对客户信用提供一幅全面立体画像,较好满足了市场的多元化需求。

2015年1月中国人民银行批准芝麻信用、腾讯征信等八家民间征信机构做好个人征信业务的准备工作,使它们成为我国首批从事个人征信业务的商业机构,标志着我国建设公共信用和社会信用服务机构互为补充的个人征信体系进入到实施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网:伴随着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入,因信息不对称而引发的信用风险也在增加。请您梳理下当前征信市场亟待解决的主要问题?

  刘惠好:首先,个人征信业务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已经颁布实施的《征信业管理条例》和《征信机构管理办法》,对征信活动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规范,但一些条款存在着操作性不强等问题,针对个人征信的管理制度基本上是空白,目前可见的只有《中国人民银行个人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管理暂行办法》。对社会机构办理个人征信业务的个人信息采集、使用范围不明晰,对个人信息安全保护措施不到位,对失信缺乏惩戒机制等一系列问题,均需要从法律层面去加以规范。

其次,数据的碎片化及其规范问题。在信息化时代,个人的信用信息可来自于税务、海关、人事、住建、金融机构、购物、社交、媒体、航空、教育、通讯、旅游等海量数据资源,这些数据分散在官方和社会征信机构的个人信用信息数据库中。因不同部门、地区、行业间信息平台不兼容,同时信息来源渠道存在差异,使得征信机构掌握的信用数据一定程度上都存在信息孤岛问题,对个人信息掌握碎片化,会出现信用评价“同人不同信”的风险,不能客观、公正、全面评价个人信用,影响征信报告的科学性和权威性。此外,为获取个人信用数据,出现一些机构不经授权采集信息或一次授权无限次使用信息,甚至有个别机构直接从黑市购买数据等问题,对数据采集缺乏法律边界。

再次,机构独立性问题。个人征信机构坚持客观、独立的第三方公允立场,是保证信用记录、信用分值的客观性和公正性的重要条件之一,不从事与征信客户相竞争的业务,才能避免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角色错位。作为征信机构,不经营与个人征信存在利益冲突的业务(如授信信贷业务),才能够作为一个客观、独立的第三方对外提供服务。目前,一些社会机构利用集团或控股公司内部客户的商务交易与金融交易数据,为集团内部金融机构提供个人信用报告。如果这些机构超越自己的集团闭环涉足社会个人征信市场,则会存在利益冲突问题,难保征信报告的客观公正。  



上一篇:人社部等部门将联手整治资格证书挂靠乱象
下一篇:征信中心汪路:个人征信如何走出困境:特许 新设 改革

Copyright@2016 联卓数据 鲁ICP备16049649号